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安东网易驳壳

中国公共与民享地产意见人士

 
 
 

日志

 
 

胡安东:享有公民迁居权自由方能改写“拆”字  

2010-01-22 06:31: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民众广泛关注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修改已进入关键节点。昨天,8位学者获邀参加了国务院法制办再度组织的座谈会,围绕新草案的基本框架进行讨论。据媒体透露,即将取代旧《条例》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和补偿条例》新草案文本中,“拆迁”一词已由“搬迁”取代。于是有人便欢呼,这种变化既有“名”的变化,又有“实”的变化,预示着“拆迁”这一荒蛮的名词将成为历史。

    “拆”字这块压在民众心中的大石头真能落地吗?我看未免过于乐观。因为,从讨论层面看,虽然在字眼上由“搬迁”取代了“拆迁”,但草案中并没明确“公民迁居权”的自由和保护。可以说,无论是政府专设部门负责拆迁和补偿,还是有望先补偿再拆迁,都无法驱走“拆”字的阴影。而那些在浅层次上设置的“禁断水断电断气断暖,不能使用暴力胁迫拆迁”的提法,也让我们看到这个新草案略显局促的低起点。

    首先应该看到的不足是,在新草案中,“拆迁”变为“搬迁”只是行政关系上的调整,并不意味着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在法律关系上的调整;其次,无论是“公共利益”还是“非公共利益”的征收和补偿,都没从本质上改变政府的强大意志。比如,政府想拆的,就可冠之基础设施、能源交通和城市建设的名目,以改善“民生”为由放开“搬迁”的边界;而如果政府不想拆迁时,又可搬出保护历史文化遗产和传统风貌这块招牌,来应对住房困难和紧张问题。因此,一个“搬”字与“拆”字并无多少本质区别,完成可以用不同的行政意志进行解读。

    那么,什么才是防止过度拆迁甚至野蛮拆迁的办法?那就是把公民享有的“迁居权”写入新法。我们所说的迁居权绝非狭义上的户籍迁移自由,而是将这一基本权利与公民居住权?避难权有机地结合起来,在拆迁当中先设出一堵“防火墙”,以此约束城市规划的屡屡突破,防范建筑的大拆大建,分化瓦解地方官员与开发商利益集团的结盟。

    只有在新法中写入公民迁居权,一座城市才能克制住不断膨胀的欲望,保留建筑的正常生命年份,而不让那些所谓的城市经营利用改造伸出敛财之手。同时也可防范上一届政府因急功近利而给下一届政府扔下烂摊子的尴尬。毕竟,不是所有的旧城改造都能让被拆迁户享受到发展成果。

    更重要的是,将公民迁居权写入新法后,就可在尊重搬迁户意愿和保护大部分原住民利益的基础上,实行搬迁的民主评议制度,并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律师或第三方人士,对补偿安置方案展开监督。

    眼下,城市房屋拆迁中的上位法与下位法的冲突不断,而部门间的关系处理也错综复杂。如果我们手中有一本保护公民迁居权的“基本法”,就不会出现有多少部《物权法》、有多少《城乡规划法》都挡不住铲车的失落和惆怅,从而真正杜绝某些基层政权靠“拆迁”生地生财的恶习。

    其实,实现“住有所居”的目标不是靠拆出来的,也不是靠搬出来的。真正的安居乐业不一定完全依靠异地的搬迁,或者利用大规模的商业开发来实现,包括一些棚户区的改造,都有必要在方便原住民生产生活的前提下,适度地减少搬来迁往,避免不同人群产生冲突和矛盾。

    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中国已从一个创业大国进入了一个创新大国。创造相对稳定的居住环境、克制大兴土木的冲动,是实现有效人口流动的办法。因此,新法必须在保护公民迁居权的基础上,强调和突出一个稳定的“居”字,而不是在矛盾冲突中以“迁”当头,甚至人为地制造出新的贫富分野和贫民窟。

    可以说,在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的新住宅模式下,大量的人口流动和拆迁动荡反而会抑制财富和文明的创造。毕竟不是一个“搬”字和一个“迁”就能够解决住房困难的。(1月22日东方早报)


  评论这张
 
阅读(4277)|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